四万投资者对话股神 巴菲特看好科技能源

类别 : 价值投资人  2018-08-2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备受瞩目的伯克希尔·哈撒韦2011年股东大会在美国当地时间4月30日举行。去年,从全球各地涌入奥马哈巴菲特股东大会“朝圣”的人数达到了创纪录的3.7万人,而今年这一数字再创新高达到4万。

  会议举办地内布拉斯加的奥马哈是一个仅有40万人的城市。每年的股东大会使整个小镇欢天喜地。股东在当地的商店内尽情享受购物打折,巴菲特还准备了三天的派对和美食迎接股东。

  但对很多已多次前往奥马哈参会的伯克希尔股东和投资人士来说,再一次聆听“股神”对于市场和经济的专业和敏锐判断,才是参会的最主要目的。

  巴菲特及其黄金搭档芒格与股东们进行了长达6个多小时的零距离交流。股神不改诙谐本色,妙语连珠应对犀利提问,轻松演绎现实版的“四两拨千斤”。

 

没兴趣拆股和发放股息

 

  巴菲特首先表示,由于太平洋地区尤其是日本地震灾害,全球再保险公司将为此付出500亿美元,其中BRK(巴菲特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在纽交所上市的代号)占3%~5%。BRK保险业务九年内第一次亏损。伯克希尔在亚太地区股市的投资亏损了约17亿美元。其中,仅日本市场的投资就损失了10 亿美元。针对这一项,巴菲特表示要到明年才会有转机,但保险公司并不能反映公司全部价值。

  现场有人提问巴菲特是否会分发股息,巴菲特称,如果我们有一天发股息,那估计整个公司100%都用股息发了。他认为1元钱放在公司创造了远大于1元的价值,如果有一天他没法为股东再创造价值,他可能会发股息,但这也意味着公司股价肯定会下跌。

  伯克希尔股票A股每股约12万美元,当有人问起是否考虑拆股时,巴菲特称当引进B股时已经将1股分拆成了1500股,因此没有兴趣再做一次。

  虽然保险业务不太理想,但是伯克希尔手下的其他运营业务表现出色。“几乎每一家公司每个月都在增长。”巴菲特高兴地向股东汇报。巴菲特长期看好美国经济,他预期美国房地产市场在今年年底复苏,届时高失业率问题将大大减缓。

 

索科尔内幕交易

 

  对于索科尔内幕交易事件,巴菲特直言,他无法理解索科尔为了一点点小钱而放弃前途与声誉。巴菲特讲了一个小故事,十年前,巴菲特本来要给索科尔 5000万美元奖金,给索科尔副手2500万美元,但是索科尔主动让了1250万美元给副手,这样两个人的奖金相同。奇怪的是,当年慷慨的索科尔为啥会为了300万美元毁了自己的声誉?

  在巴菲特看来,索科尔违反了他已经向伯克希尔经理人澄清的原则。更令人费解的是,索科尔并没有试图掩盖他交易路博润股票的事实,并留下了购买该股票的完整文件记录。

  巴菲特再次播放了过去十年的股东大会每次都播放的所罗门兄弟丑闻巴菲特在国会听证的片段。他认为所罗门兄弟事件是“无法解释的”(inexplicable)与“不可原谅的”(inexusable),索科尔事件亦是如此。

  巴菲特同时表示:“我也同样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我没有问索科尔他什么时候买的股票。”现场有人提问“如何防止索科尔事件再次发生”,巴菲特称应将投资官和CEO两个职务分开。他表示,索科尔不一定是他的继承人,只是一个比较领先的候选人。并提到一句古老的谚语:温善继承世界(Meek will inherit the world),即相信谦卑善良赢得世界,大喊大叫体现内心脆弱。

 

不能投资与值得投资

 

  在投资方向上,巴菲特给出了不可投资和值得投资的领域。第一类是与货币有关的。说着他掏出了一张一美元纸币,背面印着“我们信仰上帝”,巴菲特笑称,应该改为“我们相信政府”,因为任何与货币有关的投资都是一种赌博,即押注于政府的货币政策。从长远来看,几乎所有货币都贬值了,除非回报率非常高,否则他不认为投资货币是合理的。

  第二类投资是不能用于生产,只可以转售的东西,典型的例子就是黄金,把全世界的黄金都放在一起,可以造一个边长67英尺的立方体——但是除了看看一点用处没有。巴菲特称,购买任何不能用于生产的资产,都只不过是赌博,期望会有人出更高的价钱从你这儿买走。这个67英尺的黄金立方体大约价值8万亿美元,但他宁可拿去换全美国的耕地价值两万亿美元、10个美孚石油公司5万亿美元,另外还能剩下一万亿美元的零钱。

第三类投资则是可以生产创造的东西。比如一座农场,你愿意为其付多少钱取决于你认为它能生产多少价值。这种投资风格才是巴菲特和芒格喜欢的。

  巴菲特描述他最喜欢的企业:See’s Candy。巴菲特当年花了300万美元收购(应为2500万美金吧,博主按),但是从收购到现在See’s已经获取15亿美元的税前利润。问题是这类优秀的低资本投入的公司实在不多。

 股东大会现场有人问巴菲特,如果他再活五十年,会选择投资什么产业。巴菲特笑称,非常喜欢这个问题的前提条件。然后一反常态,表示自己会投资科技和能源。而此前,巴菲特一向回避科技类股票,因为他不了解这个产业。今次表态,不免令人惊异。

  巴菲特表示对短期资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去处。截至第一季度,伯克希尔账上盈余的380亿美元基本上都购买了国债。对于伯克希尔有380亿美元现金大部分投资在美国国债,巴菲特笑称最担心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和社交名媛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私奔去热带海岛。但他表示,虽然自己拥有很多美国国债,但不建议投资者购买。

  至于巴菲特去年从华盛顿邮报公司的董事会辞职一事,市场不少人纷纷揣测此举是否暗示股神对该公司的业务已不抱信心。就此,巴菲特表示原因在于自己已81岁高龄,而且没有兴趣过多参与该公司事务。但他表示对该公司管理层的满意程度一如既往,并称不打算出售华盛顿邮报公司的任何股份。

 

继承人不会从外部产生

 

  在继承人方面,巴菲特表示,索科尔过去也并没有被确定为他的继承人。他还称,让他的儿子霍华德担任非执行董事长的话,将可以限制任何继任CEO高管的权力。巴菲特强调,伯克希尔董事会不仅会关注CEO候选人的管理技巧,更重视其个人品行。

  巴菲特曾赞扬阿吉特·亚恩(Ajit Jain),称他可能成为继任者。股东大会现场有人提及此事,巴菲特对亚恩丝毫不吝溢美之词,称亚恩所作出的所有决策当中,没有哪个是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并表示自己做得最好的决定便是雇佣了亚恩。他盛赞亚恩富有创造力,也正是得益于他的贡献,伯克希尔才进入了其他保险领域。

  至于继承人的薪酬,伯克希尔下一个CEO应该有很高的工资。巴菲特的年薪是10万美元。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下一任CEO不可能来自外部,没有必要知道如何运作伯克希尔的所有业务,但必须吸引如何运作业务的人才。要像他一样,是一个聪明的股东。巴菲特也不会用轮岗的方式来挑选最合适的CEO,这样会造成混乱和各个业务的恶性竞争。

  巴菲特说,工作快乐是伯克希尔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很幸运,他和芒格都很喜欢他们做的事情,并且发现和他们一样的人来经营手下的公司。就是因为这样伯克希尔的70个公司CEO很多去年都没有向他汇报。芒格打趣道,恐怕很多人过去十年都没汇报。巴菲特说,如果伯克希尔的经理带着PPT到奥马哈来汇报工作,他们很可能还需要向其他公司借设备来播放PPT。

 

————————————————————————————————————————————————

对于科技股我是不折不扣的门外汉,没有研究过也不敢研究。而看到“科技股”几个字时,我脑海中第一时间闪现出的是互联网股,可能是因为过去一段时间中国互联网股在美国上演了一幕幕惊人的剧情。

当然互联网股我也不那么懂的,只是朦胧的认为,是不是可以分为三类:1、后台技术支持,包括软件、硬件,例如ARM。2、提供基于互联网的服务的,例如facebook、google。3、生产接入互联网的电子消费品,例如苹果。

除了第1类外,第2类是不是可视作消费,第3类是不是可视作传媒?这两类的竞争要素中都包括给消费者提供价值及品牌忠诚度。当然,由于在未来发展中“科技”的成份很高,所以与传统行业在竞争要素上还是有差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