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行业缩水超千亿 告别烂片与泡沫契机降临

类别 : 行业观察  1970-01-01

  “税改”风潮将导致影视行业的全面洗牌。贾樟柯认为,中国电影产能过剩,“如果能借这个契机回归正轨,是一个转折,也是一件好事。”

  贾樟柯认为,影视产业的进一步发展还有待观察,“这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也是一个发展的转折。去年中国拍了800部影片,产能过剩,如果能借这个契机回归正轨,是一个转折,也是一件好事。”

  10月中旬,平遥夜晚的温度已近零摄氏度。电影《浮生一梦》导演王小明在平遥电影宫附近喝了碗羊汤,身子热乎些,以备晚宴上的杯酒觥筹。对他而言,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有更深层的意义,“它是纯粹电影的一次回归,也是电影人的一次聚会与抱团取暖。当然,也有一个新的转折点,契机就是‘税改’。”

  今年10月初,国家税务总局下发通知,部署开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从2018年10月10日起,各地税务机关通知本地区影视制作公司、经纪公司、演艺公司、明星工作室等影视行业企业和高收入影视从业人员,根据税收征管法及其实施细则相关规定,对2016年以来的申报纳税情况进行自查自纠。

  一石激起千层浪。影视行业冷静后将面临一次全面洗牌。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德良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分析:“根据以往情况来看,这一过程会有三年周期,而影视行业也可借此机会进入到调整期。”

  王小明则认为,这个周期可能会更长。“税改”风潮将抹去中国电影的投资泡沫和恶性竞争,深刻改变影视剧的成本结构。但是,回归电影的本真也并非易事。

  一年涌入200亿热钱

  作为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WIP(发展中电影计划)的一员,王小明正是凭借《浮生一梦》在700多部影片中突围,整个PK的过程还很艰难。

  WIP是平遥国际电影展中的重点板块,该单元今年全面升级,面向整个华语地区选片。每一部电影都要求在广电部门立项备案,这些尚未正式完成的影片,将面向电影产业界人士和电影节展策划人放映,为电影工业推介正在发展中、值得关注的电影项目。

  贾樟柯是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发起人,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他坦言,WIP单元的初衷是为电影创作者与电影工业搭建一个沟通平台,为年轻导演提供支持和帮助。

  与大部分电影节的电影市场剧本创投单元不同,WIP单元选择至少已有30分钟样片的影片项目(优先考虑完成全片初剪的作品),项目完成度更高,有利于更高效地发掘优质项目和人才,提升项目成片率。

  王小明执导的电影《浮生一梦》已经制作完成,“但对于一部电影而言,这才完成了40%到50%的工作,我们更期待通过WIP的影响力找到合作伙伴,从而完成宣发等工作,争取明年1月能够在院线上映并完成版权销售。”

  时间如果倒回四年前,《浮生一梦》的融资或许就没有今年这么艰难。

  这部讲述女性成长的励志电影,曾是中国电影市场上口碑与票房最为稳妥的题材。这是王小明的第五部作品,也是他在分析过市场后,出于商业考虑选择的方向。

  自《北京遇上西雅图》以5.2亿票房刷新当年的国产爱情片票房纪录后,女性题材的影视项目接踵而来。某知名综合类基金合伙人告诉第一财经,2013年,她接到的女性题材项目就达十几个,“2014年又是影视投资的最高潮期,圈外资本大体可分为直接投资、私募基金投资、通过理财产品进行的投资行为。圈内资本则主要以影视公司、有电影专业管理人员的投资基金为主。大家都在抢好的项目,一般有不错的故事,再有一些流量明星,基本不差钱。”

  中国电影不差钱得追溯到2009年。当年,随着《文化产业振兴计划》等文件的发布,加之包括华谊兄弟等公司的上市,引发影视产业投资热。有一种估算是,单是这几家公司的上市就吸引了200亿的热钱进入到影视行业。

  2012年开始,影视公司收购并购的案例就不少。据第三方研究机构统计数据,2013年A股涉及影视行业的并购事件仅有7起,而2014年涉及该行业的并购事件共44起,公布了标的价值的并购38起,涉及资产价值301.76亿元。

  从事制片人工作的耿镭对此感触深刻,那几年,他的影视项目几乎是不愁钱,即便是金融信贷,几千万的投资说到位就到位。

  行业市值缩水千亿

  王小明没赶上这波投资高潮。

  2016年,待《浮生一梦》进入筹备阶段时,中国电影的投资热情已渐落,王小明不得不将自己的住房抵押,才有了300万元的先期投资。

  耿镭的项目近几年同样也遇到难题,说好的投资,总是难以到位,他则要通过公司与项目的股权转让等方式解决资金断裂问题。

  有制片人认为,投资热情减弱主要还是这些疯狂的投资人中能够盈利者凤毛麟角。一方面,影视圈外的投资人容易被电影的光环和高增长吸引,风险不好评估,在一部片子的后期进入、接受了高溢价。更为关键的是,电影市场本身就存在头部效应,前10%的影片几乎收割了90%的票房,而这部分影片并不向所有投资人打开,如此一来,电影市场的烂片也就多了。

  《灰猴》导演张璞认为,资本的急功近利加速了中国电影的泡沫化,“电影本来就是慢工出细活,是有自己规律的,你把一个制作周期几年的项目缩减到几个月,这样的速度能出来好作品吗?”

  如今,“税改”掀起,为本来就走向冷静的影视行业又添了一丝寒意。

  二级市场的表现更为明显。数据显示,申万影视动漫行业21家上市公司中,今年以来股价下跌的公司就有20家,其中7家公司股价出现腰斩,占比三分之一。此外,整个影视行业年内市值共缩水达1263亿元。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上半年,20多家影视公司中,近一半公司净利润下滑。与此同时,影视公司大股东的股权质押比例也在持续上升。截至10月9日,共有12家影视公司的大股东质押比例超过80%。

  上述基金合伙人目前已将投资意向转向文旅项目,一些投资者对于影视项目基本不碰。

  寒意中重建电影工业

  接踵而至的消息为影视行业多少蒙上一层阴影,但业内人士认为,没有必要借“税改”事件妖魔化这个行业。

  贾樟柯认为,影视产业的进一步发展还有待观察,“这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也是一个发展的转折。去年中国拍了800部影片,产能过剩,如果能借这个契机回归正轨,是一个转折,也是一件好事。”

  王小明、张璞等业界人士则认为,转折点就是中国电影工业化的建设。电影的工业化是指行业分工深度细化,在工业标准的推动下一起打造电影的产业链条。

  “你去好莱坞六大制片公司参观或者谈合作,就会看到一种信心,中国电影的未来应该就是电影工业化,要有一种能够连续生产‘爆款’的能力,它并不是高科技化,而是剧组里每个人分工的细化,每个人带着工匠精神去做好每个环节的工作。”耿镭多次去好莱坞参观,对中国电影充满信心。

  中国电影目前的问题是,因为资本助推的泡沫化,使得影视投资过于向演员集中,编剧、配乐等重要环节的制作非常薄弱。

  值得欣慰的是,中国电影的工业化又表现出两种趋势。一是中国电影观众变得越来越聪明,对于故事情节有预期以及判断,如果电影从业者违反了这个“套路”就很糟糕,所以故事逻辑包括戏剧结构需要学习好莱坞的成熟运作;二是,现在中国的电影观众回归到对于电影本体的热爱,因为电影满足了人们的双重需求,即体验未曾体验的精彩,去到未曾去过的世界。

  《浮生一梦》邀请了香港著名编剧、导演林超荣担任监制,作曲则邀请曾为《颐和园》、《观音山》等电影配乐的伊朗作曲家裴曼·雅茨达尼安操刀。这样的制作水准,使得该片的投资成本从300万元增加到了500万元。

  王小明坦言,这500万元的投资是必要的,“没有办法,要上院线,片子整体质量必须要做好,要把各个环节做到位。因为前期的泡沫,整个电影产业链上的人才很匮乏,比如配乐和编剧。现在很多导演都是自导自编,将所有压力放在自己身上,这是不正常的。电影工业化的建设需要全行业一起努力。”

  贾樟柯也认为,中国电影业要走向工业化,推动力还是靠创作者,因此,必须更加重视电影工作者的创造力,“不管什么样的外部条件下,电影都会存在,充沛的表达欲望会克服这些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