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心里苦?从乐视讨回5.3亿血汗钱 却是自己掏的腰包

类别 : 宏观趋势  1970-01-01

  贾跃亭和恒大打官司,掏钱的是恒大许家印;乐视还了融创的钱,掏钱的是融创孙宏斌。

  10月29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布裁定书显示,乐视网(300104.SZ)母公司乐视控股被强制偿还了融创房地产集团(下称“融创地产”)5.3亿元欠款。

  换句话说,扔进去165亿元后,融创总算见到了回头钱。

  然而,听到这个消息的孙宏斌,未必高兴得起来。

  融创左右手对倒

  野马财经发现,融创得到的偿还欠款,实际上来源于自己掏的钱。

  根据裁定书,这5.3亿元来自2018年9月22日被拍卖的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21.8122%股权,扣除了29.7万元案款后,悉数还给了融创地产。

  成交确认书显示,该次拍卖最终买家正是融创旗下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上图截自法院拍卖公告

  自己买了自己申请强制拍卖的资产,5.3亿元左手倒到右手,还掏了29万元手续费。

  融创此举看似令人费解,实则是对债权、股权关系的理顺,为孙宏斌拿下自己真正“看得上”的资产扫清了障碍。

  在接受野马财经采访时,孙宏斌曾表示,“在投资的乐视网,乐视影业、新乐视智家三块,主要是乐视网投资失败了,另外两块都还好”。他认为,“乐视在智能电视领域还是领先的,我们会想办法把它(乐视影业、新乐视智家)做好。”

  当然,做好的前提是将两家公司真正掌握到自己手中。

  上述拍卖之前,乐视控股、融创旗下天津嘉睿分别为乐视影业第一、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21.8%、21%。拍卖完成后,融创手握股份超40%,基本坐稳控制人之位,也为接下来可能的继续融资创造了空间。

  这一优势在另一家企业——乐融致新上体现得更加明显。

  乐视影业被拍卖的同时,乐视体系核心资产——主营乐视电视的乐融致新也被挂上了拍卖席。

上图为强拍前乐融致新股权结构

  被强拍前,乐融致新前三大股东分别为乐视网、天津嘉睿、乐视控股;拍卖后,拿下乐视控股手中股权的天津嘉睿成功上位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46.05%。

  永涵投资管理合伙人王鸿祥向野马财经分析,乐融致新此前是乐视控股公司,处于乐视网并表状态,融创如果想通过增资等途径取得控制权,涉及到上市公司出表,触发重大资产重组。报批、审核,除了时间成本高昂外,还有可能过不了。通过司法拍卖获取乐视控股股权,则可以少触碰一些监管上的红线。

  2018年11月1日,乐视网亦发布公告称,由于司法拍卖,此次股权结构变更完成后,乐融致新将成为乐视网参股子公司。

  乐视控股山穷水尽?

  一次拍卖,再加上一纸裁定书,融创顺利地将对乐视影业的债权转化为了股权。

  野马财经则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细节。

  前述乐视影业股权拍卖,强制执行的欠款金额应为7.9亿元,然而拿到5.3亿元之后,申请人(融创地产)却同意了本次执行程序的终止。还有2.6亿元欠款尚未追究。

  原因在于,乐视控股真的没钱了。

上图截自法院裁定书

  裁定书显示,法院查询了被执行人在金融机构开设账户情况、房屋所有权情况、车辆登记情况和工商登记情况,发现乐视控股名下无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无不动产及机动车登记信息;现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与山穷水尽的乐视控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大堆苦苦守候的债主。这其中不乏其它资本大佬的身影。

  例如不久前,与乐视影业同时被强制拍卖的乐融致新(原“新乐视智家”),背后苦主为中航信托。

  除此之外,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乐视控股涉及法律诉讼169起,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上下游供应商、金融机构、合作伙伴的借款纠纷。

  “专坑大佬”贾跃亭?

  虽然左右手交易显得颇为无奈,但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债务、股权腾挪,孙宏斌毕竟将心仪的影视、电视两块业务从深不见底的乐视森林中解套了出来。

  相比之下,另一位地产大佬许家印更加无语。

  半个月前,恒大与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的仲裁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近日仲裁结果出炉,更是让吃瓜群众一头雾水。

  先是FF发布声明,称“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FF全面获胜”。

上图为FF声明

  恒大健康(0708.HK)则很快发布了更加完整的仲裁公告,披露作为临时救助措施,为了支持Smart King的业务发展和保护股东的共同权益,仲裁员同意Smart 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资后的估值,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Smart King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也就是说,FF可以去融资,但是恒大的持股权益不能受损。

  然而,虽然从仲裁结果来看,对恒大有利,但其中的一个插曲还是令人哭笑不得:根据澎湃新闻报道,贾跃亭提起本次仲裁的总费用超过2000万港元,全部来自恒大的投资款。

  “拿着投资人的钱和投资人打官司”,真是资本市场大了,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如今,距离贾会计出国已经过去了15个月有余,留下的乐视一地鸡毛却迟迟难以收尾。从散户到机构投资者再到各路大佬,皆在深坑中撞得头破血流。

  “为梦窒息”、“下周回国”、“负责到底”、“全面获胜”……提到贾会计,你的脑海中还会蹦出哪些词汇,想到哪些被坑的大佬。